酱油品牌
全方位透视中国酱油品牌及市场
时间: 2021-09-10 09:52 浏览次数:
酱油:质地极佳的调味品之王。是酱油调味品行业最大的细分。2015年,酱油产量增速明显放缓,行业由之前的快速放量逐渐转变为矢量价格上涨、结构优化、品类创新的行业发展新时期

酱油:质地极佳的调味品之王。是酱油调味品行业最大的细分。2015年,酱油产量增速明显放缓,行业由之前的快速放量逐渐转变为矢量价格上涨、结构优化、品类创新的行业发展新时期。天体量遥遥领先,已成长为民族品牌,而李锦记、楚邦、新和作为第二梯队,呈现一超多强的态势,但行业整体集中度仍不高,行业CR3仅为31%。

整体消费稳步增长。我们认为,未来酱油行业的年均产量增长率将在5%左右,有两个因素可以作为酱油消费增长的动力:1。随着消费者对调味养生需求的不断增加,酱油可以部分替代盐味精的功能;2.餐饮业的持续升温导致酱油的用量增加。在烹饪习惯上,很难像酱油一样通过餐饮和烹饪来增加醋的用量。与美国和日本相比,我们认为醋饮料可能成为醋业新的增长点。

涨价渠道畅通。调味品具有低消费比例、低消费金额、低频率、刚性需求的消费属性,使得产品涨价理论上成立。

复合调味品将成为整个行业新的增长点。在复合风味项目混合之前,增长迅速,仍处于发展初期。我们相信复合调味品行业的复合年增长率将在15%以上。我们相信,调味品行业龙头公司的抢先布局将继续受益于复合调味品的蓝海。

在中国销售的酱油中,跨区域民族品牌市场约占30%,如海天、李锦记、楚邦等。市场区域涉及国内多个省份,品牌实力雄厚。区域酱油品牌市场约占50%,如湖南佳佳食品、川渝千和威实业、广东智美斋等。,这些企业在当地市场占有很大份额,在省外市场没有竞争力。国外酱油品牌约占7%的市场,主要是以龟甲万为代表的企业;剩下的13%是家庭作坊生产的散装酱油,一般是自产自销,价格低廉,主要集中在农村市场。

根据Euromonitor零售港直径,酱醋占调味品的63%,其中酱油估计占40-45%,成为最大的调味品品种。酱油行业集中度相对较高,行业龙头海天CR5约占30%,行业CR5约占52%,其中超市渠道海天占35%,行业CR5占73%,形成了“一超多强,强者永远强”的竞争局。

17年来,我们看到行业加速集中,龙头企业总体保持20%左右的增速,销量快速增长,而区域产品增速放缓,销量受到挤压。我们认为酱油/调味品行业的竞争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本文将从生产、产品结构升级、渠道网络建设、产品塑造等方面全面分析酱油竞争,并展望行业变化趋势。

我们将酱油行业的驱动因素分为:1)需求侧消费观念的升级带动价格带上涨+家常菜向餐饮的转移带动使用量的增加,未来在利益相关者的作用下,酱油行业将保持10%左右的年增长率;2)供给端:产品结构升级+渠道拓展&下沉+产品建模、自动化生产+模型适配,行业集中度提升。我们认为,在上述因素的驱动下,酱油行业正在发生变化:1。行业已经从产品+渠道竞争走向产品竞争;2.调味品平台公司成立;3.该行业正在加速集中,导致收获其份额。

消费观念的升级和酱油必需品的属性是涨价的基础。受益于消费升级和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消费者的消费观念从“吃得饱”到“口感好”再到“天然健康”,在酱油产品结构上体现为“传统酱油(生抽)”到“高鲜”再到“零添加、有机”的观念。2)家用酱油的属性不同于一般的快速消费品,是家庭烹饪的必备产品,单次使用量不大,所以消费者对涨价不敏感。

调查显示,41.2%的消费者每周外出就餐2-3次,16.2%的消费者每周外出就餐4-6次。凯度咨询的数据显示,13-16年中国消费者的CAGR为6%,其中只有3%是用于家常菜,10%和44%分别用于外出就餐和外卖。根据艾瑞咨询,中国外卖O2O市场的模式预计17年达到1000亿元,同比增长42%,18年可能超过1500亿元;外卖O2O的渗透率也在快速增长,从10年的0%增长到17年的20%。

餐饮业使用的调味品量约为家庭的2-3倍,浪费现象普遍。据调味品协会统计,调味品在餐饮消费中的占比(成本占其收入)约为10%,部分餐饮企业占比高达20-25%,而世界平均水平在18%以上。未来家常菜向餐饮业的倾斜将促进酱油的使用。

考虑到综合消费观念升级推动价格上涨,家常菜向餐饮倾斜推动消费增长,我们认为未来酱油行业年增长率有望保持在10%左右。

1.2供给端:产品升级+渠道下沉+品牌打造、流程提升+自动化生产+规模效应。

产品升级+渠道拓展&下沉+产品塑造:1)消费升级+差异化竞争推动酱油产品升级(纵向概念升级、横向品类细分);2)酱油厂商正在加速民族化-全渠道布局,渠道逐步下沉渗透县级及以下城市;3)此轮提价后,酱油企业为提升产品实力,加大了费用支出(广告+促销),对产品塑造的重视程度较之前有所提升。

生产工艺变革+自动化生产+规模效应:与海天相比,随着酱油生产工艺变革(如提高出汁率)+产能扩张&产量增加,规模效应和自动化产能增加,其他厂家酱油单吨成本中的原料成本、制造成本和直接人工仍有较大压缩空间,因此毛利率仍有较大提升空间。

到目前为止,整个行业已经完成了一轮酱油行业的产品结构升级,无论是主流价格带还是消费者的心理价位都被拉了上来,直到新的showstopper进入,推动了新一轮的产品结构升级。

原酱油升级起源于20世纪90年代,海天引领全行业从概念和功能上将传统酱油细分为稀酱油和稀酱油。酱油和酱油的划分意义重大。经过多年的种植,现在很多家庭都会准备两瓶酱油。对于餐饮来说,酱油产品定位为“红烧草菇做酱油,上色效果好;用酱油做饭更香,这直接决定了厨师对酱油的粘度。

近10年酱油产品结构的升级可分为酱油理念的纵向升级和酱油功能的横向细分:

纵向概念升级:好吃(酱油、酱油)、好吃(以楚邦经典410ml装为代表,海天标品为超金标酱油、超草菇酱油,目前都是10亿级单品);优质新鲜(以6月份的美味、鲜美、鲜美为代表,目前为10亿级单品)。海天标准产品为“中华老字号”系列,目前约1亿元。有机(以何谦有机酱油为代表,海天的标准产品是海天有机酱油,概念上没有什么进步)。

横向品类细分:品类细分是差异化竞争的另一种手段。但由于各细分市场的市场空间较小,且大型产品可以更快地复制和分销酱油,因此无法作为区域厂商的尖刀产品进入新市场。目前专做酱油的以加“鲜面”和李锦记的“蒸鱼豉油”为代表,深受消费者欢迎。

现在,酱油产品的概念已经从吃饱(传统、稀有、稀有)-好吃(香喷喷、新鲜)-健康(零添加&原味、有机)提升到了低端(5元以下)-中端(5-7元)-中高端(7-12元)-高端(15-20元)。行业内的一线产品,如海天、中聚、李锦记等都完善了产品结构,以腰部产品为主,大单品卡的主流价格和高端产品的预布局居于头部,占据消费者心智。区域产品布局在基地阵营的中低端高端,而在新开发地区,高端/高端产品作为差异化竞争的尖刀产品,开拓市场。

目前酱油主流价格在7-12元,主要产品是鲜味-高鲜度酱油,即楚邦经典410ml、海天超级金标、极鲜味等产品。短期来看,未来价格会随着价格上涨逐渐上涨到10-15元。在中长期主流产品结构中,随着“健康饮食”消费理念的普及,理念从“美味”升级为“健康”。

但我们认为“零添加、原酿”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全面普及:1)“健康”的概念不如“美味”的概念直观,消费者面对“瓶装黑液”时无法专业识别是否为“零添加、原酿、有机”。培养消费者还需要很长时间,全面推广需要一线产品和全行业的共同推广,但目前趋势并不明显;2)价格较高。目前多分布在一线城市的超市。流通和餐饮渠道受众较少,在高价下普及速度较慢;3)“零添加、原酿”酱油成本高、技术含量高,大火可能会失去风味。现在主要用于蒸、蘸、凉。我们综合判断,“零添加、原创酿造”的空间还是比较小的,大概10亿左右,推广可能需要时间。酱油腰制品仍以“鲜香-高鲜度”为主,主流价格带将从7-12元逐步上升到10-15元。

1)从用户的角度来看,有粘性,注重性价比:a .作为餐饮渠道用户的厨师,能够专业识别酱油的品质(比如判断红烧用酱油的颜色水果),更注重品质和口感;b .餐饮渠道更注重调味品采购成本;c .餐饮配方相对固定,一段时间内不会改变,随着厨师的流动,酱油的使用习惯也会带到其他地方。以上三点使酱油在餐饮中的使用变得粘稠,易保存,不易发作。酱油一旦破了,维持正常,销量很快就会上来,稳定下来。2)餐饮渠道的开发和维护依赖于业务审批人帮助其销售:由于餐厅数量较多,分销商直销的比例较小,依靠业务审批人增加餐饮份额。一般通过提高业务批次的利润、压货、展示奖励、弥补业务批次推广客户的费用等来促进对餐饮的渗透。所以餐饮的开业需要厂家有很强的市场运营能力(对于经销商和业务审批人来说),门槛很高。

1)目标人群粘性高,在家做饭频繁,更注重产品性价比,对产品和促销敏感;2)分销渠道终端是大数量级的,需要厂商的渠道管控、价格维护和市场运营能力,才能高利用渠道链,提高营销,快速分销商品,减少商品窜货。3)强大的渠道网络有利于新产品顺利流入终端,而完善的产品结构反过来又促进了渠道链条,从而形成良性循环。

1)目标人群识别产品质量的能力较低,对产品和促销的敏感度较高,对新产品和高价产品的冲动消费特征;2)尚超需要很多费用(包括入场费、展示费、条码费等。):新产品进入尚超容易,补充产品和品类的经销商也容易找到,但在营销上很难站稳脚跟。在促销方面,可以通过本地推送(购买礼品、促销员等)激发消费者的冲动消费。),并在短期内推动某一区域市场成交量快速增长。但从长远来看,要提高产品效率,抓住消费者的心智,培养忠诚度。

由于酱油/调味品是成本中的原材料,食品工业企业关注其质量和价格。比如酱菜厂会用高档极鲜酱油,肉丸厂需要原料酱油(鲜榨酱油)。产业渠道的发展要求厂商设立产业渠道部门和经销商网络,门槛较高。

海天已完成全国布局:据调查,海天目前约有3000-3500家经销商和70-80万个直控终端,31家。

省、自治区、直辖市覆盖率达100%,300多个地级市覆盖率达90%,2000多个行政区县覆盖率达60%。未来,依托强大的渠道网络和销售团队,渠道将逐步向乡镇和农村市场下沉。其餐饮和商业渠道约占6:2:1。

中局稳步推进:据调查,中局目前约有经销商800家,直控终端25万台。全国300多个地级市中,有三分之二拥有一流经销商。未来公司计划以每年10%的速度增加经销商数量,2020年达到1000家,实现地级市全覆盖,餐饮、超市、流通约占2:5:3。

区域方面,主要成熟市场在东南沿海四省,约占75%,其中广东为本地市场,约占40%,渠道下沉至乡镇,渗透率达到90%,浙江约20%,福建10%,海南5%。江西(约5%)和广西(约5%)相对成熟。经过6-7年的发展,华北和东北市场约占10%。目前公司重点开发华东市场,上海KA已基本完成布局。

在酿造方法上,我国传统酿造工艺主要分为“高盐稀态”南方式工艺和“低盐固态”北方式工艺。主要区别如下:“低盐固态”是在我国物资紧缺时期用廉价原料(豆粕、麸皮)生产的酱油,酿造期为15-30天;南牌高盐稀酱油需要酿造180天(楚邦酱油全干180天的口号就来源于此)。高盐稀酱油的原料选择更加严格、科学;选歌更纯粹;生产的酱油也更健康、更安全、更美味。知名品牌李锦记、海天、楚邦酱油都是南方风格的手法。

国内市场的另一种酿造方法主要是新和六月仙推广的日本高盐稀酿法。与粗放的“晒制”相比,日式风格受纬度限制,因此发酵过程温度严格控制在5℃-30℃..这样酿造的酱油时间更长,人工控温成本更高,口感更淡。广东人和日本人酿造的酱油,高盐稀态,前者代表中国传统口味,后者得益于进口餐饮文化的发展。两种酿造方式将在国内市场齐头并进,进一步取代低端“低盐固态”酱油市场。

我们预测酱油行业升级过程将呈现四大发展趋势:(1)产量增速放缓,消费者分别为健康和口味多样化支付溢价,升级产品产量增加;(2)参考日本经验,未来国产酱油将出现更多细分功能,产品升级持续,产品创新产出增加;(3)一方面,人均收入的增加导致外出就餐比例增加;另一方面,产品升级导致越来越多的大规格家用酱油被小规格专用酱油取代,家用酱油市场面临分化;(4)龙头企业持续扩大市场份额,提高行业集中度。

随着人们对生活质量的追求,消费者对调味品的需求更加多样化。过去,消费者用一瓶酱油主宰世界。随着酱油(红烧酱油、海鲜酱油、凉拌酱油等)功能的日益细分。),促使消费者购买更多瓶酱油来满足自己的烹饪需求,这导致了酱油购买量的增加。目前市场上有一些功能性酱油,如鲜面条、凉拌酱油、红烧酱油、蒸鱼酱油和海鲜酱油,其中佳佳和李锦记分别以鲜面条和蒸鱼酱油实现了快速增长。据统计,上海90%的家庭有两瓶酱油,广州、福州、武汉、杭州超过50%,这是拉动酱油等成熟品种人均消费的重要因素。根据日本经验,未来国产酱油会出现更多的功能细分,产品升级还会继续。

1.人均收入的增长促进了日本酱油的健康。自20世纪80年代人均收入快速增长以来,日本经历了低盐酱油、大豆酱油(产量从88-90年的1.4万千升增加到5.8万千升)、有机酱油(认证产量从1600吨增加到02-06年的6700吨)、鲜榨酱油(家庭市场销售比例从11-15年的6%增加到23%)。

2.饮食的西化和简单化促进了功能性酱油的普及。酱料占家庭调味品支出的比重从1987年的7.1%上升到2007年的11.2%。20世纪80年代,酱、汤、果醋调味油的CAGR分别达到11.9%(82-91年)、8.4%(82-87年)和8.9%(84-89年)。2015年功能性酱油产量超过47万千升,超过非功能性酱油产量的60%。

3.20世纪80年代以来,日本酱油第一梯队6家龙头企业引领消费升级,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6家龙头企业占酱油市场出货量的一半以上,酱油企业数量从1980年的2927家减少到14年的1297家。在鲜榨酱油的升级中,第一梯队的市场份额从2010-2015年的54.9%增长到58.6%,而第二梯队保持了自己17%左右的市场份额。

日本酱油1号龟甲的市场份额为28%,远高于2号(12%)。受益于消费上升,公司业绩在酱油行业下滑期间,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一直保持稳定增长。1、健康。公司90年代Powerball酱油市场占有率超过60%,自有健康酱油占比从1998年的34.6%上升到2002年的48.4%,领先市场2 PCTs。2010年推出了一系列鲜榨酱油。11-15年,该产品的CAGR达到68%,细分产品的市场份额从55%增长到76%。5年公司整体营收和利润6年增长43%和132%,市场份额增长2.5 PCTs,股价上涨287%。2.功能化。公司推出了两大核心单品,本味汤(细分产品市场份额从1999-11年的10%增长到19%)和烧烤酱(细分产品市场份额从2001-11年的7%增长到13%)。上市当年,公司功能性酱油收入增速分别比市场高39和33 PCTs。受益于核心产品,90s公司功能性酱油CAGR达13.2%,远高于市场增速(3.6%),2001年以来保持6%的增速。

目前我国酱油量上升缓慢,15年人均产量超过台湾省0.7升。人均消费保持稳定,11-13年酱油价格上涨27%。与日本相比,中国有增加人均收入、简化饮食、向超市转移渠道的动力,可以复制日本酱油消费的升级。目前我国健康酱油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功能性酱油将开始高端化,将迎来量价齐升。我们推荐中聚高新,建议关注海天叶巍和何谦叶巍这两个新的子股票。

收入促进健康需求的提升,健康促进符合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20世纪70年代,日本人均GDP经历了两次高速增长(增速均高于30%),从1970年的2000美元水平增长到1980年的9300美元水平,CAGR十年间达到16.6%。

80年代以来,日本酱油进入健康升级期。日本国内酱油企业众多,竞争激烈,价格战大,因此酱油CPI实际增速在大部分时间内呈缓慢下降趋势。1980年低盐酱油的出现,开启了日本酱油健康升级的时期。由于其高端定位和高价,酱油的年度转折由负转正。此后,日本酱油经历了三次典型的消费升级,即丸子酱油的流行(90年左右)、有机酱油(98年左右)和鲜榨酱油(09年左右)。除了有机酱油需要机构认证外,产量较小,另外两种广泛普及的健康酱油消费升级,使得酱油CPI实际增速由负转正。

(1)日本酱油消费首次升级——90年代前,由于日本大豆供应短缺,进口大豆价格较高。为了节约成本,脱脂大豆在日本被广泛用作酱油生产的原料。相比之下,完全由大豆制成的大豆酱油在质量和健康方面更好。1989-1990年间,日本酱油制造中使用的大豆比例从2%增加到10%,用大豆球制作的酱油开始流行。在此期间,大豆酱油产量迎来爆发式增长,从不到2万kl增长到近6万kl,随后保持上升趋势,2008年达到最高产量10万kl。

(2)日本酱油消费第二次升级——有机酱油始于1996年,后扩展到加工食品。有机酱油的认证产量从2002年的1600吨迅速增加到2006年的峰值6700吨,然后稳定在6000吨左右。根据日本有机农业研究会的调查,购买有机酱油的受访者比例为8.3%,而未来想买的人比例为17.2%,也就是从需求方面来看,估计有机酱油还有双倍以上的增长空间。

(3)日本酱油消费第三次升级——鲜榨酱油和酿造酱油。自2011年以来,密封容器鲜榨酱油在日本家庭消费者中迅速普及。

与其他类型的酱油相比,鲜榨酱油从技术角度保持了最新鲜的营养和口感标准,同时对密闭容器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根据Intage SCI对零售终端的调查,2015年鲜榨酱油的销量是2011年的3.6倍,CAGR 4年的销量高达37.8%。和以往的健康酱油一样,鲜榨酱油主要针对对健康要求较高的家庭消费者。2011年以来,其在家居市场的销售份额从6%提升至23%,成为家居消费的主流细分品类。

健康酱油在日本家庭中有溢价空间和巨大的消费基础。与普通酱油相比,由于工艺或原料的改进,健康酱油的价格通常会高出20%-50%。随着日本民众平均收入水平的提高,定位高端的健康酱油在日本家庭消费者中拥有巨大的消费基础。据日经经济新闻社报道,2015年,日本运送了78万升JAS酱油,其中约30%在家庭领地消费。以有机和黄豆丸子为代表的健康酱油产量至少为9.3万千升,至少占家庭消费市场的40%。

功能性酱油迎合了人们饮食习惯的变化,自1980年以来产量迅速增加,取代了部分JAS酱油。1982年至1991年,功能性酱油产量从4万升提高到11万升,CAGR为11.9%。汤料功能酱油的产量一直在上升,从82-87年的4.9万千升上升到7.3万千升,CAGR为8.4%。从1984年到1989年,果醋酱油的产量从1.8万升增加到2.8万升,CAGR为8.9%。

在日本酱油消费升级中,玩家分为三个梯队。第一梯队由Kikkoman、Yamasa等6家企业组成,领先市场,主要推广健康、功能性高端产品,借助消费升级成长为民族品牌。一些企业也在海外开展酱油业务。第二梯队由Ichibiki、Wadakan等9个泛区域品牌组成,在消费升级中处于以下位置。第三梯队是一些本土的速写卡和家庭作坊,由于技术和资金的限制,无法共享高端市场,形成大规模量产。

2010年前后,行业迎来了以鲜榨酱油为代表的新一轮消费升级,集中度迅速向第一梯队靠拢。2010-2015年,第一梯队受益于新健康产品的首次推出,市场份额从54.9%提升至58.6%。第三梯队市场份额被大幅抢占,从27.6%下降到23.7%。我们认为,随着消费升级向健康化、功能化方向不断发展,第一梯队将迅速抢占第三梯队的市场份额,行业集中度将提升。

酱油迎合了饮食的西化和简单化。龟甲万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引进功能性酱油产品,但日本功能性酱油(取代JAS酱油)的快速发展始于20世纪90年代。20世纪90年代,桂家湾顺应行业发展,推出了多种功能性酱油产品,其中核心拳头产品是本味汤和烧烤酱。

核心单品增速远高于市场,市场份额快速提升。龟甲万的第一款核心功能酱油是地方风味汤,是日本传统烹饪的浓缩汤。它于1995年出售。1999-2011年期间,浓缩汤市场销量增长50%,而龟甲万浓缩汤销量增长191%,远高于整个市场。快速的增长也让龟甲在浓汤中的市场份额从10%提升到了19%。第二个核心项是烧烤酱,针对红肉烹饪。它于1997年推出。2001-2011年,烧烤酱市场销量增长28%,而龟甲万烧烤酱销量增长155%,市场份额从7%增长到13%。

中国人均GDP的增长促进了健康需求的提升。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从2006年的2080美元增加到2011年的5570美元,并在五年内翻了一番。根据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和日本经验,收入增加后消费者最基本的生理需求将得到满足,中国城镇居民恩格尔数将减少,2015年首次跌破30%。而购买食品时健康安全作为首要因素的比例高达53%和19%,价格作为首要因素的比例只有4%。受益于我国人均收入的提高,消费者更加注重健康,同时对价格的敏感度降低,为酱油消费升级创造了良好的市场环境。

与日本相比,中国将迎来酱油健康升级的集中爆发。2011年中国人均GDP首次突破5000美元,相当于1976年日本的水平。2015年城镇居民恩格尔系数首次跌破30%,与1980年的日本相似。目前国内一些龙头企业已经开始引进健康酱油,重点培育健康酱油的市场和消费者将成为直接导火索。我们认为,未来1-2年,国产酱油将迎来集中爆发的健康升级。

简单的饮食有助于功能性酱油的发展。2014年,中国女性就业率高达73%,高于西方发达国家和邻近的韩国、印度。随着大量女性外出工作,有时间准备烹饪环节复杂的传统菜肴的人越来越少。从快速增长的互联网餐饮外卖市场可以发现,消费者希望简化甚至省去繁琐的烹饪过程。功能性酱油是在普通酱油的基础上制作的,依靠专业化定位简化了烹饪过程,符合饮食简单化的趋势。

健康酱油和功能性酱油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目前,我国酱油消费升级趋势已初步显现。一方面,人均收入的增加和健康需求的提升促进了“零添加”、“有机”等健康酱油的出现;另一方面,中国饮食的简化和丰富的餐饮文化促进了专业化功能酱油的发展。

国内少数龙头企业推出“零添加”、“有机”理念的健康酱油,迎合自然健康消费需求。“零添加剂”酱油采用高盐稀发酵技术酿造,不含任何添加剂,弥补了国产酱油相对于日本酱油的不足。“有机”酱油还要求原料在种植过程中不得使用化学合成的农药、化肥,以确保不受外界来源污染,且必须经过有机食品认证机构认证。

根据酱油的分级指标,健康酱油的氨基酸态氮含量已达到国家超级酱油0.8的标准,具有较高的营养价值。但由于不含味精等清新剂,通常低于咸味酱油的1.2以上水平,凸显其天然健康。

“零添加”和“有机”产品将推高行业的价格中枢。与6-8元价格区间的主流酱油和10元左右的美味酱油相比,“零添加”酱油的价格通常高于15元,而“有机”酱油的价格高于35元。同厂家生产的“零添加”酱油与普通产品相比,溢价空间通常可达50%-100%,有机酱油的溢价高达200%以上。随着“零添加”“有机”酱油的扩张,行业价格中枢有望快速升至10元以上。

零添加酱油的生产门槛低于有机酱油,价格相对较低,渗透空间较大,天花板远高于有机酱油(日本大部分JAS酱油符合“零添加”概念)。目前加零调味油的玩家主要是四家上市公司,加零调味油收入约3.8亿元。按照平均出厂价1.2万元/吨计算,四家上市公司的零添加酱油产量约为3万吨。

据天拓咨询,华南地区的家庭厨房酱油种类多达3-4种,华东地区的市场正在向这个方向靠拢,而中西部和华北地区的家庭厨房仍以一种基础酱油为主。由于中国饮食的简化和烹饪技术的多样化,功能性酱油有很大的扩展空间。

奥赛思立志成为一家视野高远、格局宏大、思维深刻、洞察力深刻、业务敏锐、充满创新氛围的公司。

奥赛思研究的是新时代背景下,面对新消费者和媒体环境下的品牌和营销突破。

1.90后消费群体崛起、消费升级、消费者主权大幅提升背景下的品牌与营销突破;

2.品牌传播发生深刻变化,主阵地由电视向移动转型背景下的品牌和营销突破;

3.品牌传播背景指数级上升、消费者品牌接触点大幅增加背景下的品牌和营销突破;

以产品为中心的时代已经崩溃,以消费者为中心的时代已经到来。世界的变化比想象的要快,商业模式的迭代速度也在加快。一个以新思维、新战略、新理念、新营销突破思路打造大品牌,在新时代成就新冠军的时代已经到来。这就是奥赛思要做的。

奥赛思并不认为自己只是一家策划公司,或是一家创意公司,或是一家数字营销公司。奥赛思更愿意认为自己是一家由战略和技术驱动的品牌咨询和创意公司。奥赛思认为,当顾问知道如何发挥创造力时,这很棒。奥赛思认为,当品牌开始拥抱数字化手段时,这很棒。奥赛思认为,当严谨的商业逻辑与能打开他们大脑的创造性想法相结合时,这是很棒的。奥赛思认为系统化的品牌咨询走在前列。奥赛思决心以前瞻的眼光、时代发展的高度、对商业的深刻理解和洞察,构建奥赛思独特的方法论体系。

奥赛思渴望用领先的思想、正确的方法和多元化的人才武装自己。奥赛思工作努力,学习深入。奥赛思开放、共享、迭代、跨界,构建“奋斗者导向”的学习型组织和“持续迭代、兼收并蓄”的自更新知识管理体系。

奥赛思认为,要实现上述目标,就要实现多重矛盾的统一和统一。即六个统一:价值统一、文化统一、方法论统一、形象统一、管理统一、财务统一;多元化是人才、团队、策略、想法、风格和设计的多样性。

奥赛思认为,思想是战略、策略、创意和设计背后的根本驱动力,思想产品和成功案例是奥赛思的追求目标和本质。

4.有一点:顶层设计只能有一个主脑,每个驱动引擎都需要系统的搭建和集成。

5.做对的事,做好正确的事:一是顶层设计,二是实现,两手都要硬;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

6.跨界与融合:创意能力最强的品牌战略公司,营销能力最强的数字创意公司。

7.开放和迭代:开放可以战胜封闭,而快速迭代会战胜恒常。这是我们做事的方式,甚至是我们的信仰。

8.义、诚、识:思考、说话、做事的出发点是纯粹的善良;洞察力;真诚胜于聪明。

Copyright 2017-2021www.kikolala.comag娱乐老平台 黑ICP备20002944号 ag娱乐老平台_ag旗下有哪些平台地图